5073  

梵谷曾說:「我一直想畫這樣一個人,他在收割的季節裡,辛勤的在田裡工作,頂著火爐般的大太陽。整個法國南部的陽光彷彿都澆在他的身上。」因此他在1888年畫了「夕陽下的播種者」。

 

近日雲嘉南一期稻作受颱風豪雨倒伏發芽,農民搶割不成心灰意冷,焦急如熱鍋上螞蟻,原本一公頃兩個多小時能收割完,浸了雨水的稻子倒伏,一公頃要八小時才收得完。「機器沒增加,作業時間拉長,莫怪大家搶不到收割機!

DSC04028  

「搶時間,現在幾乎廿四小時都在收割。」全縣陷入瘋狂搶機狀態,預約說不準,農人採取盯人戰術跟著收割機跑,以免被插隊,「實在有夠可憐!」等不到收割機,濕穀又會被折價,耕耘、肥料、農藥成本都不夠。但抱怨歸抱怨,他們仍緊迫盯人守收割機,現在真的一機難求,到處上演「搶機大作戰」。

 切斷稻草  

有人不惜賠老本請人用手工割稻,收割後就地搭架倒吊風乾,讓株梗養分流入稻穗,使米粒更飽滿、香Q。再放到馬路上任由日曬、車輛輾壓,待稻子脫落再採收,讓人看了心酸,也呈現農民看天吃飯及無語問蒼天的無奈。

未命名   

這些農人呷到七八十幾歲,很多事都看開了,但為何對【收成】這事無法淡定?要農人眼睜睜看著稻子出芽卻沒辦法收,比死還難受!五穀是老天給的,說什麼都不能廢掉,這些都是農人表達對天地賜予的敬意。

 

我們也得感謝農人的堅持,他們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用愛心灌溉的收成,讓台灣人也得以品嘗到最甜美的農產品,加油罷!台灣農人們。

    吳啟魯阿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