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龍果園  

  頂寮村八成以上姓「吳」,吳姓大家族聚集於這個小村落,我家位於家族中屬於輩份較小;小學時,常跟一些要稱呼他為叔叔姑姑的一起上學,現在從外地回到村中散步時,走到這遇到姑婆、跑到那撞見伯公、嬸婆、叔公----我也一直習以為常。

 DSC_2443  

一回到家,我習慣將車子穿越一片美美的花生的田,喜歡搖下車窗邊開邊聞陣陣飄來的稻香味,這種家鄉視野及田園味道,常令人感覺全身舒暢,也喜愛開車彎進村裡狹小彎曲的巷弄間,尋找光著腳、穿著短褲,戴著斗笠,不論是走在田邊的泥土路上的人們,或彎著腰忙著家中事務的婦人,這些人腳底已經磨出厚厚的繭,卻全身散發年輕活力,每個人個性極為真誠,言語之間,卻閃耀著對生活的喜悅,果真是沾有土味的頂寮人。

 DSC_2448  

一轉彎,一個景像吸引著我,我不知不覺往這田中走去,望著田中孕育的景像,它的根莖,沿著特立的竹子攀爬著,有些枝節猶如牆壁破繭而出,長成一株株盤根錯節的大樹,往內尋找著田中主人,他是義雄伯的兒子,記得他讀小學是高我一屆,跟他興高彩烈地談論著屬於他的農作物─火龍果。火龍果的外型相當討喜,是近年果品市場中前景頗為看俏的明日之星;外觀果體飽滿,光滑亮麗,顏色鮮紫紅均勻,像極了閃亮的一顆星。  1645年荷蘭人正式將火龍果引進台灣,但因當時的品種結果率低,果實小,並無食用價值,所以未受市場青睞,後經農業專家品種改良後,現在台灣火龍果的栽培面積已有日益增加的現象。

DSC_2452   

種植整區火龍果,他是頂寮村的第一人,直覺這個年輕農夫有創意,他卻說:「你以為當農夫這稱號那麼好當嗎?」種植的日子再苦再累,自己只有開朗面對,心中默想這一切都將會變美好,現在說什麼好像都一派輕鬆,但回憶已過去種種日子,他偷偷說:「其實農忙期間他曾做到流淚。」村中大人,都不贊成年輕人回家種田,每個年輕農夫卻都有自己的想法與規劃,但田裡的收成才是一家溫飽的「事實」。希望這個有創意的年輕農夫,也走出農耕事業的另一片天。

DSC_2450   

頂寮村這個小村落雖然沒有大都會的繁榮,也沒有山區俊秀的風景,卻可進入廣闊豐沛的音樂田中,處處充滿濃濃的人情味,以及豐富的文化鄉村氣息。,除了可品嘗各式花生饗宴外,現在又多了一項農產了-火龍果,頂寮村真是愈來愈豐富有趣了。

    吳啟魯阿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